注册
FUN来了
热门文章 换一换

特朗普可能也不想当加拿大和墨西哥的群主了!


来源:FX168财经网

本周三(6月20日),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妮基·黑莉宣布,美国退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。此事在全球引起不小的波澜,众人纷纷吐槽特朗普“太任性”。

但实际上,美国总统特朗普从上任之初,就是一位极具争议性的领导人。他自其上任以来就一直贯彻落实美国霸权思维。在他的眼中,多边贸易体制只是各国妥协和迁就的产物,将区域缩小至双边小范围谈判才能实现利益最大化。

本文将遵从时间先后顺序,悉数盘点这位“退群狂魔”的政绩。

2017年1月23日,美国退出TPP协议

1月20日,是特朗普到白宫上班的第三天。新官上任三把火,他应承了选举时的诺言,撸起袖子做出了大刀阔斧的改革。当天他就废除了奥巴马时代与其它12国签订的《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》,该协定旨在帮助成员国内部实现贸易自由化、零关税等众多互惠政策,最大程度消除贸易障碍。

但在人民享受廉价产品服务的同时,也一定程度上剥夺了美国劳动就业机会,使得本土企业竞争恶化。特朗普认为这对美国工人而言是一件好事,围绕着是否退出TPP也争议已久,在权衡利弊后表示这是合适的举措。

对此,各方表态不已,日本方面第一个“表忠”,称不考虑没有美国参与的TPP协议,首相安倍表示:“我想继续致力于说服他理解TPP的战略和经济重要性。”一副“你快回来,我一人承受不来”的态度。

澳大利亚则是企盼中国和印尼的加入以替代美国的空缺位置。最惨的当然还是越南,本来盘算着提交给国会议案,如果顺利通过出口将暴增28%,经济增长11%,然而最终都化成了泡影。

在美国退群后,其余11个国家又经过多轮谈商后将TPP改名为“跨太平洋伙伴全面进展协定”(CPTPP)。它也被称为“瘦身版TPP”,保留原协议中超过95%的内容。

特朗普在今年1月初曾表示有意重返TPP。CPTPP成员国虽然希望美国能重新加入,但也不敢乐观,一方面喜怒无常的特朗普反复变卦已成了家常便饭。即使美国同意加入,想必特朗普主张修改CPTPP内容条款是其他成员国不能接受的。 

2017年6月2日,美国退出《巴黎气候协定》

《巴黎协定》在2015年12月12日在巴黎气候变化大会上通过,并于2016年4月22日在纽约签署协议,旨在应对2020年后全球气候变化,目标是控制温室气体排放量抑制气温的不断上涨。

但特朗普坚持认为巴黎协定是以伤害美国的范本,牺牲了美国的就业为代价建立的,美国的财富将被它“大规模地重新分配”,这对美国而言损失过大,希望寻求更好的协议。对此,前总统奥巴马称美国正在加入“拒绝未来”国家列名。欧元区主要国家也对美国这一举措表示遗憾。

最终达成的结果是美国遵循联合国规定程序4年后退出协定,即在2020年11月退出,届时那特朗普还剩两个月就要结束第一个总统任期。所以如果未来政府同意回归,那么美国次退群可能是暂时举措,还有回旋余地。 

特朗普以伤害美国经济为由单边退出《巴黎气候协议》是可笑的,也可以认为是短视的急功近利的表现。尽管到2040年,巴黎气候协定将减少美国3万亿美元的GDP和650万岗位。但国际可再生能源机构认为,到2050年,巴黎气候协定将为世界带来19万亿美元的经济增量。

而美国能源部的数据显示,去年美国有300万人从事清洁能源事业。退出巴黎气候协定的美国,将失去风能、太阳能、碳捕获等领域的技术优势。这些新兴能源技术或将转向中国和欧洲。

美国退出该协议起了一个坏头,即使在协议约束下的国家也可能就此放松工业气体排放的监管。但对于这位总统而言,一切不以美国利益为优先的动作都可能是“耍流氓”而已。

2017年10月13日,美国退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

由于难以偿付长期拖欠的5亿美元会费,美国国务院正式宣布退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,这一决定在2018年12月31日正式生效。

美国如果想在组织内部争夺一定的说话权,那么势必将缴纳高额会费,而自2011年美国就开始拖欠8000万美元的费用,加之美国认为该组织条款需要改革且组织带有色眼镜对待以色列,所以退出组织也在情理之中。

由于美国与以色列的“基友”关系,美国这次退出表面上是为兄弟两面插刀,但专业人士认为这不仅仅是为了获得了以色列政府的顶礼膜拜。

实际上,更多的是在外交上释放潜在信号,即“我要保持美国利益优先原则,在此前我需要试探各国的反应,看看谁是我的真朋友,如果你是我的真朋友,那么你的利益也是我的优先,你要不是我的真朋友,那就直接拉黑屏蔽”。

2018年5月8日,美国退出伊核协议

伊朗与美国的纠纷由来已久,此前在伊朗现任总统鲁哈尼与前任总统奥巴马推动下,伊朗以放弃核武器全面开发为代价换得了经济松绑。这是历史机缘的巧合,鲁哈尼曾任职伊朗首席谈判官,他是一个温和派主张谨慎开放的策略,主张逐步引入外资,提高人民所得。

而奥巴马则是急于在外交政治上获得突破,希望遗留政治业绩,名留青史,两者一拍即合达成了该协定。

具体协议规定伊朗停止高丰度浓缩铀活动,交出已生产的20%丰度浓缩铀,并接受国际核查。而作为交换,美国和欧盟将逐渐取消对伊朗的制裁,这些制裁包括禁止进口伊朗石油和天然气、冻结某些个人和企业资产、禁止与伊朗银行和金融机构进行交易等。

尽管双方关系改善了近三年,但其实都各怀私心,美国方面自1979年以来就与伊朗结下梁子,在1979年伊朗伊斯兰革命胜利后,美伊两国关系恶化。

而伊朗方面,不少高官看到鲁哈尼有能力跟西方列强和解,在不颠覆体制情况下能够改善伊朗的国际地位处境,才决定给予支持,但对于西方列强的敌意从未消失。这一次向来温和的鲁哈尼也火了,称:“你以为你是谁,可以替伊朗和全世界做决定。”

美国单方面退出核协议消耗了其国际信誉,因为国际原子能机构已经确认,伊朗在过去两年忠实履行了核协议规定的义务。特朗普称伊核协议是一个“糟糕的单边协议,核心存在缺陷,这一理由显然不够充分。

美国财政部在随后的立刻采取行动,在90天和180天的缓冲期过后,美方将重新全面执行对伊朗的经济制裁。并切断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的资金来源。

预计这两天的OPEC会议上伊朗可能反对减产协议松绑,不同于沙特趋于美国胁迫,他们不想让出利益的奶酪。

2018年6月20日,美国退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

周三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妮基·黑莉宣布,美国退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。黑莉称这一组织对以色列“长期抱有偏见”、“不相称的关注”和休止的敌意”她形容人权理事会为“政治偏见的污水坑”。 

据新华社报道,人权理事会长期把“巴勒斯坦及其他阿拉伯国家被占领土的人权状况”列为会议议程,审议以色列涉嫌在巴勒斯坦被占领土侵害人权的行为。美国一直要求取消这项议程,理事会投票表决谴责以色列对加沙地带行动的决议时,美国总是投反对票。 

美方所提改革方案包括把人权状况糟糕的成员国“踢出”这一机构的内容。按照现行规则,取消理事会成员国资格需要得到联合国大会表决、三分之二以上投票通过,美方希望降低这一门槛。

9年来,美国的不断尝试都没有成功,这给了特朗普政府退出人权理事会的理由。特朗普是一个商人,而做生意必然是有人收益就有人吃亏,群体的狂欢不过是建立在个人利益的妥协。因此,特朗普更喜欢双边的、直接的、短兵相接的方式来做事。 

不过,黑莉仍然为美国重回人权理事会留下了退路。她暗示美方这一决定并非“永久不变”,如果理事会采纳美方改革提议,我们乐意重新加入。

特朗普未来还可能退出北美自贸谈判

美国与加拿大、墨西哥邻国的关系已经岌岌可危,在G7峰会后特朗普羞辱了加拿大总理特鲁多“称其在背后捅刀,表现的既不诚实又软弱”。

由于三国在汽车零部件问题的纠缠不清,北美自贸谈判已经错过了年内美国国会通过的机会,而在加拿大对美128亿美元商品征收反制关税后,两国关系无疑降至冰点。现在看来,北美自贸探盘转变为双边贸易协定或许只时间问题。

[责任编辑:武辰 PF088]

责任编辑:武辰 PF088

推荐

免责声明: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与凤凰网无关。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,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、文字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

预期年化利率

最高13%

凤凰金融-安全理财

凤凰点评:
凤凰集团旗下公司,轻松理财。

近一年

13.92%

混合型-华安逆向策略

凤凰点评:
业绩长期领先,投资尖端行业。

为您推荐

没有更多了

凤凰财经官方微信

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
分享到: